0155-573384207

分子生物学在中医理论研究中的应用2021-02-04 00:15

本文摘要:目的:探讨分子生物学在中医药基础理论研究中的应用。结论:分子生物学技术在中医理论研究中的应用,可以使中医研究取得质的进步,最终构建中医现代化。虽然中医理论和分子生物学是不同思想体系和不同时代的产物,但两种科学所探索的生命活动的物质基础是完全相同的。

王志平

目的:探讨分子生物学在中医药基础理论研究中的应用。方法:总结分子生物学在阴阳学说、脏腑学说和“证”本质研究中的应用。结果:分子生物学已广泛应用于中医药基础理论研究的各个领域,在中医药理论的继承和发展中发挥着最重要的作用。

结论:分子生物学技术在中医理论研究中的应用,可以使中医研究取得质的进步,最终构建中医现代化。关键词:分子生物学和中医基础理论应用于分子生物学。生命现象的本质是在分子水平上阐述的,其主要任务是研究生命的物质基础。

分子生物学为进一步理解生命现象的内在基本规律建立了新的途径。核酸、蛋白质等基本生物物质构成了一切生命现象,而核酸大分子、环核苷酸小分子在人体细胞中是不存在的,对机体的各种活动具有普遍影响。通过这些生物物质来调节机体的新陈代谢,可以调节机体的生命活动。

虽然中医理论和分子生物学是不同思想体系和不同时代的产物,但两种科学所探索的生命活动的物质基础是完全相同的。因此,将分子生物学引入中医药研究,从分子和基因水平研究中医药,对于促进中医药与现代医学的融合,构建中医药现代化,具有最重要的意义。1.分子生物学在中医基础理论研究中的应用阐明中医是一门朴素唯物主义和辩证法的学科。中医基础理论中的阴阳五行学说和净利学说都体现了朴素的整体观念和辨证论治的观点。

分子生物学创立于20世纪50年代,是指在分子水平上对方剂整体功能和关系的研究。也就是说,分子生物学是通过还原作用应用于生命研究的。

从显微镜仔细观察细胞的超微结构和分子水平来解释生命的物质基础,然后进行分析合成。运用现代信息论、系统论、生物学等理论,将孤立的组织器官联系在一起,将局部功能与整体联系起来,将局部恶性肿瘤与整体症状体征联系起来,将人体与大自然联系起来。

这种以实验为基础的整体观,不仅与中医理论中的整体观有关。同理,分子生物学在实验基础上形成的系统的信息论和调控论,比中医五行生克关系中简单的信息论和生物学思想更现代、更简单。近年来,许多研究指出,在分子水平上研究中医不仅可以证实中医理论的科学性,还可以沟通物质与功能的关系。2.从分子水平研究中医阴阳学说,是对中医理论体系的高度概括。

“阴阳失调,疾病众多”是中医临床实践的一个基本原则,“注意阴阳位置,标其追求久期”是中医临床化疗的基本原则。从分子水平探索阴阳的本质是中医基础理论研究的新方向之一。美国生物学家戈德堡明确提出了生物控制的阴-阴理论。

其理论基础是环核苷酸cAMP和cGMP相互作用、相互制约,指出这是中医阴阳学说的物质基础。近年来,我国对cAMP、cGMP与中医阴阳学说的关系进行了大量的研究工作。

很多文献已经证明,阳虚的人cAMP和cAMP/cAMP比值升高,阴虚的人cAMP/cAMP比值升高。因为cAMP/cGMP反映了自主神经系统的功能状态。

但对于阳死或失阳者,cAMP水平反而升高,这可能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应激状态下交感肾上腺髓质系统活性的增强,也反映了与肾上腺皮质活性增强的关系。不进一步分析cAMP/cGMP与阴阳的关系,可以发现阳虚者主要表现为副交感神经活性增强的症状,阴虚者主要表现为交感神经活性增强的症状。3.在分子水平上研究中医脏腑理论在分子水平上研究中医藏藏相互作用理论主要体现在探索基因与肾的关系。中医指出,肾的作用是储存精气,促进生长繁殖。

肾精是肾功能的物质基础。在分子生物学的研究中,指出基因与人类的生长发育密切相关。

基因的传递和调控需要细胞分裂和细胞死亡,进一步需要人体生长繁殖,这与中医的肾功能有着相当大的关系。[1]“肾主生长发育”的肾功能也体现在细胞凋亡过程中的肾功能。

近年来,国际上对细胞凋亡的分子水平的研究已经逐渐了解。张小雯等[1]在分子生物学上与中医肾气对细胞凋亡的影响和基因对细胞凋亡的影响有一定的相似性。推理小说论证了肾脏主要生长发育的功能本质是基因调控的功能,深化了中医对肾脏的认识。

同时也为从分子水平上解释补肾中药可以减缓细胞凋亡获得了更客观的理论依据和更多的救赎。4.在分子水平上研究“证”的本质是中医基础理论的核心之一,研究“证”应该是治疗证的第一步。因此,“证”是辨证论治的主要研究对象。

可以用来总结恶性肿瘤在一定阶段的内在病理本质和外在客观表现,也是中医现代化的起点之一。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对“证候”的研究引起了最大的关注。例如,阴虚证、阳虚证、肾虚证、脾虚证和血瘀证已经通过使用各种现代方法和技术在整体、器官、细胞和分子水平上从多学科、多通道和多水平进行了研究。但从整体结果来看,前面三个层次的研究更为普遍和深入了解,而分子层次的研究就少很多。

研究

分子水平的研究主要包括沈子音利用Rt-PCR技术发现下丘脑室旁核促肾上腺皮质激素mRNA传递的抑制与肾阳虚证密切相关,从而将肾阳虚证定位于下丘脑[2,3]。经进一步研究,指出温补肾杨灿中药可用于下丘脑,改善胆总管促肾上腺皮质激素释放激素基因的mRNA和传递水平,进而改善下丘脑-垂体-肾上腺-胸腺(HPAT)轴的抑制状态。这充分说明肾阳虚证的调节中枢位于下丘脑,包括神经、内分泌、免疫系统的各个系统[4,5]。

[6]发现“阳虚”动物骨髓细胞的DNA制备亲和力通过在细胞核DNA中引入3HTdR而明显增强。综上所述,为了更好地研究“证”的本质和内涵,必须更好地开展这方面的研究。

只有在大量研究的基础上,才能更好地理解“证候”的本质,创建“证候”型基因表达序列数据库,从而更好地服务于临床。5.体验分子生物学技术在中医理论研究中的应用,从基因和分子层面研究疾病的本质。虽然已经取得了许多可喜的成果,为中医药现代化研究开辟了一个新的领域,但仍处于起步阶段。

应加强对中医“证”本质的分子水平研究,使中医理论得到充分的发展 现代医学研究的研究水平和水平已经进入了一个新的时代。标志之一是基因组学的全面建立和分子生物学技术的广泛应用,使人类认识到生命的本质,已经成为生命科学所有学科的基础[7]。分子生物学的发展为中医理论的研究提供了极好的机会。

如果需要在保持和发展中医理论的基础上,充分利用分子生物学分析方法和技术手段,中医理论研究不会取得质的进步,最终构建中医现代化。参考文献:1。宋庆张小雯。

从基因角度探索“肾主生长发育”的本质[J]。中医研究。1996,(3): 122。

沈子音。引用该论文王志平,王志平,王志平.中国中西医结合杂志,1997,17 (1): 103。钟,等。

引用该论文王志平,王志平,王志平,王志平,王志平.中国中西医结合杂志,1997,17 (1): 94。沈子音。21世纪——中西医结合后的基因组时代[J]。

中国中西医结合杂志,1999,19 (20): 8085。沈子音。

从证据重新研究,探索中西医的互补性[J]。中国中西医结合杂志,1999,19 (3): 1806。丁、李菊仙。

引用该论文王志平,王志平,王志平,王志平,王志平.中国。


本文关键词:台湾宾果28官网,本质,分子,中医理论

本文来源:台湾宾果28官网-www.yaboyule463.icu